变味的“宴”,醉翁之意在哪里

作者:中国纪检监察报记者 陈治治 日期:2018/7/25 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501 

来源:中国纪检监察报  作者:中国纪检监察报记者 陈治治

久旱逢甘霖,他乡遇故知,洞房花烛夜,金榜题名时,并称“人生四大喜事”。

对不少中国家庭来说,眼下正有一喜临门——随着大学、中学纷纷放榜,孩子考上了不错的学校,家长的欣慰、兴奋、得意之情真是难以言表。

“本店的‘升学宴’现推出优惠活动,分‘学有所成’‘前程似锦’‘鹏程万里’‘状元及第’等菜宴系列,每桌价格在580元至1080元之间”“制作专门‘谢师宴套餐’,可以根据实际的情况分‘十年寒窗宴’468元/桌、‘金榜题名宴’568元/桌、‘状元及第宴’668元/桌三个档次,菜名要经过合理包装,体现出浓浓的文化氛围”……这些精到家了的营销套路,是让你感觉正中下怀,还是五味杂陈?

不是惯例的惯例,不是传统的传统,热潮难退的“升学宴”“谢师宴”为何在大众眼里渐渐变了味?个别党员干部和公职人员大宴宾客,醉翁之意又在哪里?是发自肺腑地表达感谢感激,还是发邀请函时就盘算着办这顿酒能收多少红包?

奉上大红包的,主人眉开眼笑;回礼比预期少的,肯定被嫌弃;礼到人不到的,广受欢迎……有的设宴者,小算盘打得啪啪响,由传统的婚丧嫁娶、老人做寿、孩子满月,逐渐扩展为生日宴、升学宴、就业宴、乔迁宴、杀猪宴、买车宴等,有的农村地区甚至家里的牲畜下个小崽也要办酒席。

这不是推演,而是现实中反复发生的事。就在一周前,黑龙江省纪委监委网站曝光了宁安市镜泊镇金家村党支部书记蔡永彬违规操办“升学宴”问题。据通报,2017年7月,蔡永彬在宁安市镜泊镇镜泊村张燕饭店为其儿子操办“升学宴”40余桌,共计收受礼金6万余元。2017年11月,蔡永彬受到党内严重警告处分。

类似的案例,在近年来各地纪检监察机关查处的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问题中并不鲜见。这是全面从严治党、正风肃纪反腐为什么要在“设宴”问题上架起“高压线”的一个原因。并且,禁止党员干部和公职人员,利用职权或者职务上的影响操办婚丧喜庆事宜,或借机敛财,或有其他侵犯国家、集体和人民利益的行为,并不是禁止传统民俗。

就拿“谢师宴”来说,不是完全不让摆,而是不让党员干部、公职人员大操大办。你在家里摆几桌,把孩子的老师全部请过来,谁会拦着?防的就是有人打着“谢师宴”的幌子,其实是利用职权或职务影响借机敛财,比如使用管理服务对象的大宴会厅、大厨、大奔,比如宾客中一堆人是“平日里得捧着我”的张董事长、王总经理、李老板们。

事实上,老师看重的并非价格不菲的“谢师宴”,老师的辛劳更不是一顿奢华的“谢师宴”所能报答的。不忘师恩,最好的方式莫过于让子女们谨遵教诲,树立正确的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走好人生每一步,成为国家的栋梁之材,被老师引为“一辈子的骄傲”。(中国纪检监察报记者 陈治治)

扫描微分享

共0条评论

已关闭